公開課上,學生學習茶藝
  九成受訪網友質疑公開課有“作秀表演”之嫌,但也有網友持支持意見,老師和專家則肯定公開課的意義
  文/羊城晚報記者 沈婷婷
  圖/羊城晚報記者 王磊
  11月5日,第三輪第二批“市民走進身邊的好學校”活動馬上就要啟動了,距離去年11月該系列活動出台已近一年。通過這樣的活動,市民和專家都可以近距離走進學校瞭解學校的環境和辦學情況,開始時得到了各方的點贊和好評。時隔一年後,一項網絡投票和輿論交鋒讓大家冷靜下來,重新思考這項活動的意義。
  11月3日,羊城晚報記者在本地論壇上看到“中小學應該取消舉辦公開課嗎?”的網絡調查持續發酵。截至記者截稿時,九成以上受訪網友認為學校公開課有“作秀表演”之嫌,應該取締。深圳市教科院教學研究中心副主任趙志祥認為,公開課在學科示範、教學研討、彙報提升等方面有重要作用,絕對不可取消;對於極少數可能存在的“作假”與“作秀”現象,應該加強宣講和領導,使得“功利”在課堂隱身退場。
  1 觀點PK
  取消:
  “作秀”侵蝕教育本意
  羊城晚報記者看到,在這場網絡投票中,有高達92.3%參與調查的網友認為學校公開課有“作秀表演”之嫌,應該取締;僅有6.77%的網友表示此活動仍有經驗交流、情況知悉等正面積極作用,應該繼續舉辦,另外還有1.2%的網友表示該問題“不好說”。
  有網友表示,目前很多學校和老師喜歡用推行公開課的方式來展示其成績,名師掛帥全員參與,師生反覆演練多次,公開課現場反響熱烈十分好看,但熱鬧背後是否在教學生作假作秀?
  還有觀點認為,這種表演性質的公開課,是老師在以言傳身教的方式向學生傳遞錯誤的價值觀,簡直就是“弄虛作假”,完全就是反教育行為。
  不取消:
  公開課有正面作用
  討伐公開課的弊端的同時,也有觀點對公開課採取了“一分為二”的態度。有網友認為,公開課是一種課堂教學方式的交流,教與學的相互交流。敞開大門,隨時可聽的課才是最真實、最常態的課堂教學。那些經過備課組、教研組、教研室層層審核,老師充滿激情、學生配合得天衣無縫的,演練了無數遍才公開的課堂表演才是真正的禍害。
  “公開課作為一種家長、老師、學校的溝通與展示的方式,一個學期舉辦兩三次沒什麼問題,關鍵是加強管理和監督而不是取締公開課。”一名曾參與過走進身邊好學校活動的家長在接受羊城晚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一些規模較大的公開課中可以見到一些學校領導和教育專家、再加上老師,多方一起商議,對自己對學校和教育的瞭解都很有幫助。
  2 聲音
  老師:
  有助提升教學實戰能力
  深圳市福田區某中學一位不願具名的老師向記者表示,希望通過公開課來檢驗自己的水平。這名老師認為,公開課是新入行教師成長的必經之路。
  “其實上好一堂公開課非常辛苦,要搜集很多教學、學生和課堂信息,還要將自己的一些教學方法嘗試和新理念融入其中。”該老師表示,自己上過不少公開課,也聽過不少公開課,很受啟發,獲益很大。
  這名老師告訴記者,課堂上千變萬化新情況、突發情況很多,如果真的只是為了公開課而作秀就太自欺欺人了。該名老師表示,不少剛剛畢業進入學校的教師都會遇到一時手忙腳亂、教學方法缺乏條理、很難快速進入重點、課堂管理混亂等問題。通過前輩教師點撥、同伴的提醒,通過教學實踐,甚至錄音、錄像反覆思考,才能避免再次發生同類失誤,從而提高自己的水平。
  專家:
  功利觀念應在課堂退場
  “公開課是專家、名師的‘示範課’,可以在每個科目領域樹立一種標桿和高度,供參與聽課的老師學習領悟;但同時也是青年教師的‘彙報課’,只有向學校領導、骨幹老師彙報,才能檢驗自己的學習成果和真實的教學水平。”深圳市教科院教學研究中心副主任趙志祥認為,公開課作為我國長久以來的一種教學實踐與研究方式,儘管可能存在一定瑕疵,但正面積極作用十分顯著和必要,絕對不能取消。
  不過趙志祥坦言,極少部分的年輕教師為了使得課堂更加“活躍”、“精彩”,可能會事先向學生透露一些答案,或設計一些流程,對於這些公開課的小瑕疵,一定要嚴肅對待。
  3 建議
  記者瞭解到,一些學校採用“借班”上公開課希望“興利除弊”,趙志祥認為此法治標不治本,“教學只要是吃透兩頭,一頭是教材、另一頭是學生,這樣安排或許真的可以避免老師提前向學生透露流程,但對於學生的缺乏瞭解,也可能使教學效果打折扣。”
  趙志祥表示,上級主管部門和學校領導加強宣傳、引導和監督,消解老師心中的功利觀念,才能帶給大家一堂真實的公開課。編輯:鄔嘉宏  (原標題:深圳學校公開課存廢引爭議 九成受訪網友質疑作秀)
創作者介紹

op55openm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