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地時間2014年12月20日,美國紐約布魯克林區兩名警察在駕車巡邏時,遭遇“伏擊”,在被槍手擊中頭部後,送到醫院不治身亡。
  中新網12月22日電 據路透社22日報道,由於接連發生警察遭槍擊事件,美國紐約的警察們深感不安。抗議者與警察劍拔弩張,空氣中籠罩著緊張氣氛。
  12月13日,數千名反對種族歧視的抗議者涌上紐約街頭。當時,紐約警察哈姆正在布魯克林大橋附近的流動指揮車上看著這一切。他說,抗議者們高喊著口號,“我們想要什麼?要警察們死。什麼時候?就現在。”
  “這讓我感到震驚。在13年的警察生涯中,我還從沒有遇到這樣的情況,” 哈姆說,他是一名美國黑人警察。
  更讓哈姆沒有想到的是,在一周之後,紐約的兩名警察在布魯克林的巡邏警車中執勤時慘遭槍手“行刑式”槍殺。死去的警察分別是西班牙裔和亞裔。
  槍手是黑人,名為邁伊爾•布林斯利,他曾在社交網站上公開留言,聲稱是為在警察執法過程中死亡的紐約黑人小販加納和密蘇里州黑人青少年邁克爾•布朗復仇。
  布林斯利今年28歲,他在美國港口城市巴爾的摩用槍射傷了女友,隨後逃到紐約。布林斯利在殺死警察後受到追捕,在擁擠的地鐵站臺上,他用銀色的半自動手槍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先是聽到抗議者威脅性的口號,而這些在一周之內竟變成了現實。”哈姆說,“未經核實的消息在被肆意散佈,這會誘使人們喪失理性,做出瘋狂的事情。”
  就在兩名警察死後僅一天,美國佛羅里達州一名警員21日清晨在執行任務時遭人槍殺,犯罪嫌疑人試圖逃跑時被抓捕。具體原因正在調查中。
  在這一時期,美國警察感到人身安全受到了威脅,他們是抗議浪潮的目標所在。示威者不滿於警察“有攻擊性和爭議”的盤查工作,這導致數千名黑人和拉丁美裔因為膚色問題而毫無理由地接受調查。
  報道指出,雖然從整體上來看抗議者在進行和平示威,但緊張的氣氛已經變得濃厚起來。人們揮舞著牌子,上面寫著“紐約警察手上蘸滿鮮血”“為自己高聲辯護會遭槍殺”。
  示威活動的捍衛者稱,把抗議活動與警察被殺聯繫起來是一種誤解。密蘇里州弗格森行動的領導者在聲明中說,“數百萬民眾團聚在一起進行非暴力反抗,這是美國民主的里程碑。涉事黑人曾經試圖槍殺女友,而且採用極端的方式結束了自己的生命。所以,不應當把示威活動與警察被槍殺聯繫在一起。”
  今年7月,紐約黑人小販加納售賣私煙時遭警察“鎖喉”執法死亡;今年8月,密蘇里州弗格森小鎮黑人青年邁克爾•布朗被白人警察射殺。兩起事件中白人警察被免於刑事起訴。而後全美展開大規模抗議浪潮,導致道路、橋梁被堵,貿易受阻。
  就在美國警民關係緊張的同時,紐約市警察與市政府的關係也降到了冰點。紐約市長白思豪的夫人是非裔,這位市長曾在發佈會上說,他與太太曾叮囑他們的混血兒子,“要格外小心警察”。該言論曾引發紐約警察工會組織強烈不滿,指責市長言論破壞執法。
  紐約市巡警福利協會發出一份“不讓他們辱沒了你們的犧牲”棄權書,倡議紐約警察在上面簽名,表達對紐約市長的強烈抵制。棄權書主要內容為“如果警察在執勤時不幸遇難,抵制紐約市長參加他們的葬禮”。
  一位要求匿名的美國民眾說,“這是一個極不穩定的時期。任何一方的過激行動都會成為暴亂的導火索。”  (原標題:美國警察接連遭槍擊:抗議浪潮將警方推向邊緣)
創作者介紹

op55openm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